<menu id="e6kwq"></menu>
  • <menu id="e6kwq"><u id="e6kwq"></u></menu>
  • <menu id="e6kwq"><u id="e6kwq"></u></menu>
    <input id="e6kwq"></input>
  • <menu id="e6kwq"></menu>
    <menu id="e6kwq"></menu>
    <menu id="e6kwq"><tt id="e6kwq"></tt></menu>
  • <input id="e6kwq"><u id="e6kwq"></u></input>
    首頁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RSS訂閱 | 
     
     
     
     
    通知公告 | 工作動態 | 國防科技發展 | 科普知識 | 軍工文化 | 許可辦理 | 辦事指南 | 視頻點播
    政策法規 | 專題專欄 | 重大科技工程 | 信息公開 | 圖片報道 | 圖文直播 | 資料下載 | 在線刊物
    黨的領導是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根本保證
    [ 發布時間:2021-04-21 ]   [ 信息來源: 《黨委中心組學習》 ]  [ 字號: ]

      編者按: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歷史,總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給人們以汲取智慧、繼續前行的力量。”2021年,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迎來百年華誕,學習回顧百年黨史,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工業化始終是貫穿中國共產黨領導中華民族自立自強、開展中國現代化建設全過程的重要歷史性任務。學習重溫黨領導下工業化發展的光輝歷程,對我們深刻把握中國共產黨砥礪奮進的偉大成就和寶貴經驗,扎實推進制造強國、質量強國、網絡強國和數字中國建設,開拓高質量發展新航程,奮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具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
     


    黨的領導是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根本保證
     
    中央巡視組副部級巡視專員  王新哲


     
      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是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任務。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最根本最緊迫的任務還是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習近平總書記還強調,“經濟工作是黨治國理政的中心工作,黨中央必須對經濟工作負總責,實施全面領導”。工業是國民經濟的主導,工業化是社會生產力大發展的顯著標志,工業史是黨史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我國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極大增強了我國的綜合國力、國防實力和國際競爭力,顯著提高了人民群眾生活質量和水平,為我國實現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提供了強有力支撐。我國工業的發展是一個具有恢宏史詩般的“中國故事”,是中國經濟的脊梁,創造了世界工業史上的一個個“中國奇跡”,銘刻了筑夢路上一個個“中國印記”。我國工業的發展壯大,既是黨領導全國人民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一個重要成果,也是在黨的領導下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的一個重要體現。實踐證明,黨的領導始終是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根本保證。
     
      一、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偉大歷程
     
      新中國成立之前,我國工業基礎極為薄弱,設備簡陋、技術落后。毛澤東同志曾經指出,“現在我們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壺,能種糧食,還能磨面粉,還能造紙,但是,一輛汽車、一架飛機、一輛坦克、一輛拖拉機都不能造。”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經過不懈努力,我國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進行了艱辛的探索與實踐。我國工業其實是一步步走過來的,是一年年熬出來的,是一代代人干出來的。
     
      序篇:1931年至1949年,黨領導工業發展進行的積極探索。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人在謀求國家獨立、民族解放的同時,就已經提出為將來由農業國向工業國轉變做準備的問題。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根據地的工業建設在極其險惡的戰爭環境中白手起家、艱苦創業。1931年10月,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在江西建立了第一個規模較大的兵工廠——官田兵工廠,標志著根據地兵器工業的誕生。同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制定了工業政策和勞動政策。據不完全統計,到1934年2月,中央革命根據地17個縣的手工業合作社有176個,規模較大的國營工廠有33家。抗日戰爭時期,為了適應戰爭的需要,中共中央制定了一系列抗戰經濟政策。在工業方面,大力推進軍工建設,積極發展民用工業,陜甘寧邊區和各抗日民主根據地的工業迅速發展起來。1939年夏天,黨在山西遼縣、武鄉、黎城交界的黃崖洞建立兵工廠,這是抗戰初期八路軍最大的兵工廠之一。抗日戰爭時期黨領導的工業建設的門類和企業的數量、規模均取得新發展,工業建設人才和專業干部大量涌現。解放戰爭時期,各解放區軍民積極響應黨中央的號召,以“戰爭就是命令”“一切服從戰爭”的高度政治責任感開展工業生產。這時期黨領導的工業戰線呈現兩個顯著的特點:一方面是領導發動各解放區工業全力支持人民戰爭的勝利推進;另一方面是隨著解放戰爭的節節勝利,黨把工作重心由農村轉向城市,開始沒收官僚資本,建立國營工業企業,為實現農業國轉向工業國,開展新中國大規模的工業建設創造條件。經過土地革命、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三個歷史時期的實踐,黨對領導各種經濟成分,包括公營企業、私營企業,從建立制度到經營管理進行了有益探索;根據地、解放區的工業建設,包括軍事工業和民用工業,均發展到一定規模。整個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黨領導的工業建設有力地支持了人民革命戰爭,并為以后新中國的工業建設奠定了一定基礎,積累了寶貴經驗。
     
      第一階段:1949年至1978年,通過優先發展重工業初步建成相對獨立、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新中國成立后,盡快建立起獨立的工業體系成為經濟建設的首要任務。綜合考慮國內外形勢,并借鑒蘇聯的經驗,黨中央確立了集中力量發展重工業的戰略方針。從1953年起,圍繞工業體系建設的戰略目標,我國在蘇聯援助下啟動建設156個重大項目。這些項目基本涵蓋各個工業門類,其中153個為重化工項目。“一五”期間,我國工業生產能力迅猛增長,為推進國家工業化和國防現代化奠定了物質和技術基礎。進入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為應對可能的戰爭威脅,黨中央作出開展“三線建設”的重大決策部署,通過向內地遷建和新建企業,在中西部地區逐步建成了以重工業為主導的戰略后方基地。同時,黨中央還作出突破國防尖端技術的戰略決策,大力發展國防工業,成功研制“兩彈一星”,極大增強了國防科技工業實力,有力提升了我國的國際地位。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我國進行了兩次大規模的技術引進,引進美國、原聯邦德國、法國等西方發達國家的成套技術設備。這一輪技術引進,有效促進了冶金、石化等基礎工業發展,縮小了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更為重要的是,初步建立了與西方發達國家的經貿合作關系。這一時期,我國實行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國有和集體企業是推動工業發展的絕對主導力量,初步完成了工業化的原始積累,為此后幾十年經濟建設打下了較好基礎。
     
      第二個階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至黨的十八大,依靠改革開放釋放工業發展活力,完成了從小到大的跨越。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開始由計劃經濟逐步向市場經濟轉變,工業管理體制不斷調整,工業發展煥發出巨大生機與活力。從1978年開始,我國逐步推進以國有企業改革為主的工業經濟體制改革,放開價格管制,國有企業逐漸成為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市場主體。進入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黨的十四大作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決定,從根本上突破了“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的思想束縛,經濟體制改革得以深入推進,極大釋放了工業經濟發展活力,生產能力大幅提升,產品供需格局發生根本轉變,徹底告別了“短缺經濟”。1990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的比重為2.7%,居世界第九位;2000年提高到6%,上升到世界第四位。與此同時,不斷擴大對外開放,從建設經濟特區、沿海開放城市到建立各類開發區,開放范圍逐步由沿海向內地延伸。尤其是2001年我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后,國際化步伐明顯加快,依托低成本優勢,大量承接國際產業轉移,深度融入全球產業分工體系。2004年,我國制造業規模超過德國,居世界第三;2007年超過日本,居世界第二;2010年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這一時期,在市場化和國際化雙輪驅動下,我國重工業快速發展,消費品工業也得到持續較快增長,基本建成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
     
      第三個階段:黨的十八大至今,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進工業轉型升級,開啟了由大變強的征程。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加快建設制造強國的重大戰略決策,為新時代我國工業體系建設指明了方向。這一時期,大力實施制造強國戰略,著力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2015年,我國正式實施制造強國戰略。六年來,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制造強國建設取得了顯著成效,設立了國家新興產業引導基金,制造業創新中心建設、工業強基、智能制造、綠色制造和高端裝備創新等五大工程全面推進,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加速發展,工業智能綠色轉型效果明顯,打好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攻堅戰取得積極成效,部分領域基礎零部件、基礎材料和基礎工藝等“卡脖子”問題逐步得到解決,一批高端裝備領域創新發展取得重要突破,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邁出堅定步伐。大力推進“三去一降一補”,著力化解鋼鐵、煤炭等行業產能過剩,逐步扭轉了低水平競爭局面,促進了重點行業脫困升級和集約發展;著力深化“放管服”改革,工業企業稅費、融資、物流及制度性交易成本不斷降低;著力補齊制約產業發展的突出短板,全面提高產品和服務質量。堅定不移擴大對外開放,開放合作層次顯著提升,一般制造業有序開放,電信領域開放持續擴大,與“一帶一路”沿線30多個國家簽署產能合作協議,高鐵、核電、通信設備和工程機械等成體系“走出去”,中國制造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中的地位和影響力持續攀升。
     
      二、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取得的偉大成就
     
      在黨的堅強領導下,經過艱苦奮斗和不懈努力,我國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建立起了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成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僅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也讓全球消費者享受到了最具性價比的工業產品,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了重要貢獻。工業強大的競爭力已經成為我國綜合國力提升的重要基礎,成為我國參與全球競爭的最大底氣。
     
      (一)現代工業體系全面建成。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鋼鐵、有色、機械、紡織等傳統產業加快發展、日益壯大,電子信息、航空航天、原子能、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從無到有、發展迅速。目前,我國已擁有41個工業大類、207個中類、666個小類,成為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所列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正因為我國工業體系完善,去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口罩、防護服、呼吸機、額溫槍等醫療物資產能產量才能快速提升,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奠定了堅實基礎。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就強調,我們長期積累的雄厚物質基礎、建立的完整產業體系、形成的強大科技實力、儲備的豐富醫療資源為疫情防控提供了堅強支撐。
     
      (二)工業規模躍居全球首位。1952年我國工業增加值為120億元,2020年達到31.3萬億元。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0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超過美國成為第一制造業大國,標志著自十九世紀中葉以來,經過一個半世紀后我國重新取得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的地位。2020年我國制造業對世界制造業貢獻的比重接近30%,連續11年成為世界最大的制造業國家。500多種主要工業產品中,我國有220多種產量居世界首位,生產了全球超過50%的鋼鐵、水泥、電解鋁,60%的家電,70%的化纖、手機和計算機。2020年世界500強企業中,中國大陸(含香港)企業124家,加上臺灣地區企業9家,共計133家,繼2019年之后再次超過美國(121家)。上榜的中國企業中,64家是制造業企業,涉及石油石化、鋼鐵、通信設備、工程機械、紡織、汽車等領域。
     
      (三)重點領域創新發展實現重大突破。經過長期的不懈努力,我國工業創新能力明顯提升。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入實施,重大科技成果競相涌現。移動通信領域,5G國際標準必要專利占比全球領先,基于蜂窩移動網絡的車聯網無線通信技術成為國際標準并加速產業化。航空航天航海領域,天宮、蛟龍、大飛機等相繼實現突破,載人航天、載人深潛等一批具有標志性意義的重大科技成果不斷涌現,“雪龍2”號成功交付,國產航母順利下水。軌道交通領域,“復興號”動車在世界上首次實現時速350公里自動駕駛功能。新能源汽車領域,乘用車量產車型續駛里程達500公里以上,動力電池單體能量密度達270瓦時/千克。高端機床裝備領域,8萬噸模鍛壓力機、12米級臥式雙五軸鏡像銑機床、1.5萬噸航天構件充液拉深裝備等成功研制。新材料領域,C919用材、8.5代基板玻璃等實現突破。特別是5G、北斗、核電、高鐵等領域正由“跟跑者”向“并行者”“領跑者”轉變。
     
      (四)多種所有制企業競相發展。改革開放之前,我國工業基本上是單一的公有制經濟,國有企業占絕對主導地位。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促進多種所有制經濟發展,激發了各類市場主體活力。國有企業在優化調整中不斷發展壯大,2020年國有企業利潤總額34222.7億元,國資系統80家監管企業進入《財富》世界500強。民營企業成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和90%以上的企業數量。中小企業茁壯成長,僅“十三五”期間,培育“專精特新”企業2萬多家,遴選“小巨人”企業248家和單項冠軍企業417家,一些科技型獨角獸企業形成了自己的核心技術和重要影響力。外資企業成為我國經濟建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2020年我國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增長4%,達到1630億美元,外資流入規模再創歷史新高。我國吸收外資全球占比大幅提升,已經高達19%。
     
      (五)工業發展方式深刻變革。我國工業在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通過新技術新理念的推廣應用,向智能化、數字化、綠色化和服務化轉型步伐加快,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可持續發展能力顯著增強。比如,智能制造方面,實施智能制造工程,協同研發制造在航空、航天、汽車等領域日益興起,工業互聯網應用于能源、機械、家電等行業。截至2020年12月,企業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和關鍵工序數控化率分別為73.0%和52.1%,重點行業骨干企業“雙創”平臺普及率85.4%,具有一定行業、區域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臺超過70個,網絡化協同制造、個性化定制、服務化延伸等新模式在重點行業快速普及。據測算,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超過39萬億元,位居全球第二,占GDP比重接近39%。綠色制造方面,節能環保、清潔生產等綠色工藝和技術裝備水平穩步提升,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明顯下降。2016—2019年全國規模以上企業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下降16%,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下降27.5%。服務型制造方面,服裝大規模個性化定制、工程機械全生命周期管理、軌道交通總集成總承包等快速發展,陜鼓、酷特智能、三一重工等制造企業已從過去單純提供產品向提供產品和服務轉變。隨著工業發展方式的變革,我國經濟增長已經從主要依靠工業帶動轉為工業和服務業共同帶動,從主要依靠投資拉動轉為消費和投資一起拉動。
     
      (六)產業國際競爭力不斷增強。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積極順應全球化趨勢,深度融入世界經濟體系,制造業國際競爭力有了大幅提升。“引進來”方面,基本實現了全面放開一般制造業,1978—2000年累計吸引非金融類外商直接投資超過2.3萬億美元,在引進資金的同時也引進了技術、管理、品牌,使我國迅速融入全球產業分工體系,成為“世界工廠”。“走出去”方面,涌現了一批以航天科技、華為、海爾、中車等為代表的領軍企業,高鐵、核電、通信設備等成體系走出國門,對外直接投資實現跨越式增長。對外貿易方面,貨物出口總額從1950年的11.3億美元增長到2020年的25906.46億美元,自2009年起連續穩居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出口國地位。加工貿易占外貿總額的比重明顯下降,由上世紀90年代的超過70%降到2020年的23.8%。
     
      (七)工業精神得到傳承弘揚。我國工業精神發軔于艱苦卓絕的革命戰爭年代,形成于波瀾壯闊的社會主義建設時期,體現了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創新為核心的時代精神,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工業精神的內涵包括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開拓創新、愛國敬業、擔當奉獻。工業戰線涌現出的大慶精神、鐵人精神、“三線”精神、“兩彈一星”精神、載人航天精神、探月精神、航空報國精神、北斗精神、勞模精神、工匠精神等匯成了獨具中國特色的工業精神,涌現出一大批勞動模范,也留下了大量承載工業文化的物質、制度和精神財富。新中國工業發展的偉大精神,充分體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先進性,弘揚和發展了中國特色工業文化,為推動我國工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強大的精神動力。
     
      三、黨的領導是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根本保證
     
      在我國工業化進程中,黨領導全國人民從基本國情出發,在不同的歷史階段采取了不同的發展戰略,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輕重工業并重,再到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推動我國工業實現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歷史性跨越。黨中央的戰略決策引領了我國工業開啟由大到強的新征程。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國內外經濟形勢嚴峻復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強、風險挑戰持續加大的背景下,我國工業發展之所以能取得輝煌成就,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的結果,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科學指引的結果。
     
      (一)堅持發展為先,扭住經濟建設不放松。發展一直居于新中國成立以后我黨執政的中心。早在1949年3月,黨的七屆二中全會就提出把我國由落后的農業國轉變為先進的工業國的路線方針。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重大決策之后,黨中央又提出“發展才是硬道理”“發展是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后來又提出科學發展觀、新發展理念、新發展格局,為我國工業發展營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發展實體經濟,多次強調“工業是我們的立國之本”“一定要把制造業搞上去”。2017年修訂的《黨章》明確要求,促進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習近平總書記圍繞加快推進新型工業化、振興制造業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論斷、新要求,為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提供了根本遵循。
     
      (二)堅持深化改革,激發市場主體活力。改革開放前,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為構建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奠定了堅實基礎。改革開放后,在繼續發揮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的同時,逐步建立并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黨中央強調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發揮經濟體制改革牽引作用,著力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提出并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共建“一帶一路”、設立自由貿易試驗區等新理念新舉措,推動國有企業、財稅金融、科技創新、土地制度、對外開放等領域具有牽引作用的改革不斷取得突破,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深化落實“放管服”改革,努力營造良好營商環境,激發出各類市場主體的潛能與活力,形成了促進工業發展的強大合力。特別是新型舉國體制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完美結合,是我國取得諸多重大科技創新成果的制勝法寶。
     
      (三)堅持擴大開放,融入全球產業分工體系。上世紀50年代的“引進來”拉開了現代工業體系建設的序幕;上世紀80年代的“引進來”構建了“三來一補”的加工組裝型產業體系;加入世貿組織后的“引進來”使我國融入全球經濟大循環。這三輪“引進來”在不同時期都加快了我國現代工業體系建設進程。改革開放后,我國加快了從產品、產能“走出去”到技術、資本、品牌“走出去”的步伐,參與國際產業分工的能力顯著增強。黨的十七大提出“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積極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帶一路”的倡議并付諸實施。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構建開放型經濟體制。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將“開放”列為五大發展理念之一。黨的十九大強調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對外開放水平的全面提升,推動我國工業深度融入全球產業體系,為工業由大變強提供了廣闊市場和強大動力。
     
      (四)堅持科教興國,夯實產業發展戰略支撐。新中國成立以后,獨立自主的創新模式有力支撐了國防科技工業體系建設和基礎工業發展。改革開放以來,黨明確了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教育是國家發展的百年大計,先后實施科教興國、創新驅動發展等一系列重大戰略,不斷完善激發創新活力的體制機制,構建國家制造業創新體系。2006年,中共中央明確提出建設創新型國家的任務。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科教興國已成為我國的基本國策,我們將秉持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人才是第一資源的理念。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強調要“堅定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在科技創新的有力支撐和高素質勞動力的大力支持下,我國工業中高技術制造業和裝備制造業比重大幅提升,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迅猛,科技和教育對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支撐作用日益凸顯,科教興國成為了支撐我國工業發展取得奇跡的重要因素。
     
      (五)堅持融合發展,加快工業體系重構。新中國成立后,黨中央高度重視發展計算機、半導體、通信等信息技術產業。改革開放后,組織實施了一系列重大工程,推動信息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產業。黨的十六大提出“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以工業化促進信息化”,黨的十八大提出“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黨的十九大進一步提出“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黨中央始終堅持推動信息技術與制造業融合,以此重塑工業產品形態、生產工具、生產方式和創新模式,加快推進現代工業體系建設。
     
      (六)堅持群眾路線,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體人民。改革開放前,通過大力發展工業特別是制造業,努力滿足了老百姓衣食住行等基本需求。改革開放后,通過優先發展輕工業,告別了“短缺經濟”,極大改善了人民群眾生活。在解決了“有沒有”的問題后,我國加快發展電子信息、家電、汽車等工業,滿足消費升級需求。進入新時代后,適應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的特點,順應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加快推進工業轉型升級,加強產品質量品牌建設,著力提高中高端消費品供給能力,著力解決“好不好”的問題,有效滿足了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個性化、多層次產品和服務需求。
     
      (七)堅持依靠工人階級,充分發揮主力軍作用。工人階級是我國工業化進程的見證者、創新者、建設者。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確立了廣大企業職工的地位,鞏固和健全了社會主義性質的國有企業生產關系和管理制度,出臺了各項生產改革規定,比如提出增長節約目標、鼓勵技術創新和新的工作方法、開展生產競賽等,激發了工人階級的生產積極性,有效地提升了勞動生產率,提高了企業發展的質量和效益。改革開放以后,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深化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提升職工創新創造活力。廣大職工牢固樹立主人翁意識,大力弘揚勞模精神、勞動精神和工匠精神,踴躍投身“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國家戰略,開展技術革新、技術協作、發明創造、合理化建議等活動,在振興實體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等方面取得了優異成績。特別是在探月工程、C919大型客機、首艘國產航母、港珠澳大橋等一系列科技創新和重大工程建設中,廣大職工迸發出火熱的勞動激情,為推動工業經濟持續健康發展貢獻了智慧和力量。
     
      (八)堅持反腐倡廉,有力保障工業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先后開展了以整頓黨的作風為主要內容的整風運動、“三反”運動、“五反”運動,以及新“三反”運動和新的反貪污運動,純潔了黨的組織和政府機關,凈化了社會風氣。改革開放后,我們黨把端正黨風、嚴肅黨紀作為加強執政黨建設的頭等大事,把反腐敗貫穿于改革開放全過程,糾正經濟領域的不正之風,保證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順利進行。黨的十七大把反腐倡廉建設與黨的思想建設、組織建設、作風建設和制度建設一起,確定為黨的建設的基本任務。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堅定不移懲治腐敗,持之以恒糾治“四風”,深化政治巡視,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鞏固發展反腐敗斗爭取得壓倒性勝利,不僅營造了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也為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在工業行業的貫徹落實提供了堅強保障,紀檢監察機關監督保障執行、促進完善發展作用得到了充分發揮。
     
      四、“十四五”時期我國新型工業化的主要任務
     
      盡管我國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取得了顯著成就,積累了許多成功經驗,但也要清醒地看到,中美經貿摩擦將長期持續,我國工業日益面臨發達國家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前后夾擊”,同時支撐我國工業發展的低成本優勢漸失與要素資源環境約束趨緊同步疊加,總的看當前正處于爬坡過坎、攻堅克難的關鍵時期,面臨的形勢復雜嚴峻。
     
      “十四五”時期是我國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第一個五年。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擘畫了“十四五”乃至更長時期發展的宏偉藍圖,強調堅持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堅定不移建設制造強國、網絡強國、質量強國和數字中國。我國工業行業要深刻認識肩負的責任與使命,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胸懷“兩個大局”,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更加重視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更加重視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國內需求為牽引,進一步加強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推進制造業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打好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攻堅戰,加快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促進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推動我國工業發展實現新的跨越。
     
      重點做好八個方面工作:
     
      (一)實施國家供應鏈競爭戰略,統籌建設和完善國際國內兩個產業循環。產業鏈供應鏈是大國經濟循環暢通的關鍵。一方面,發揮強大國內市場優勢,擴大高水平開放,提升產業國際循環競爭力,吸聚全球高端要素和先進制造業在我國布局,引導國內不具備優勢的產業向東南亞等周邊地區有序轉移,推動構建以我為主的產業國際循環。另一方面,實施重點領域強鏈補鏈工程,大力發展5G+工業互聯網,在戰略必爭領域加快構建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國內供應鏈體系,暢通產業國內循環,增強產業鏈供應鏈韌性、自主性和靈活性,提高應急保障能力。同時,加強產業鏈供應鏈風險管理,繪制產業鏈數字圖譜,提高科學決策和精準治理能力。
     
      (二)系統優化制造業創新鏈,全面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新型舉國體制優勢,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推進創新鏈、產業鏈、資金鏈、政策鏈、人才鏈深度融合,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解決“卡脖子”問題。強化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完善以國家重點實驗室、制造業創新中心為節點的共性技術創新網絡,全面提升企業創新能力,構建產業創新生態。健全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提升創新鏈整體效能。加強計量、標準、檢驗檢測、認證認可等質量基礎設施建設。完善政府采購等制度,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形成自主創新產品應用和迭代改進的良好環境。
     
      (三)組織產業基礎再造工程,促進產業基礎高級化。制定發布關于提升產業基礎能力的意見。以企業為主體,以產業鏈協同創新為抓手,以政策協同為保障,組織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工程。開展產業基礎攻關提升行動,構建協同創新、人才保障兩大平臺,打造質量服務保障、大中小企業協作配套等體系,著力補短板、強優勢、提質量、優生態,構建系統完備、協同高效、支撐有力的產業基礎體系。
     
      (四)提升存量與開拓增量并舉,推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完善高中低端產業發展布局,發展好傳統制造業,鞏固和提升完整產業鏈。實施傳統產業改造升級工程,推進新技術新工藝新設備在傳統產業應用,提高傳統產業質量、效率和效益。深入開展質量提升行動,實施中國品牌培育工程,提升“中國制造”美譽度。加快新一代信息技術、新材料、高端裝備、生物醫藥等重點領域創新發展,加強人工智能、增材制造、區塊鏈、量子信息、無人駕駛等新興領域產業鏈布局,推動構建滿足多層次消費需求的產業體系。
     
      (五)實施“智能+”和“綠色+”戰略,大力發展先進高效的新型制造能力。大力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加快推動數字經濟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深入實施智能制造工程,拓展“智能+”創新和集成應用,加快5G、工業互聯網等建設部署,實施中小企業數字化賦能專項行動,推動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構建綠色制造體系,推進重點行業綠色化升級,發展綠色產品和綠色供應鏈。大力發展服務型制造,推動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培育網絡化協同、個性化定制、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新業態新模式。
     
      (六)優化制造業空間布局,推動各地區協同發展。引導各地區基于主體功能定位良性競爭、協同發展。促進產業、資源向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成渝雙城等重點區域和中心城市集聚,增強重點區域產業聚合力和輻射帶動力,打造高質量發展增長極。創建一批國家制造業高質量發展試驗區。實施先進制造業集群發展專項行動,推動形成若干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集群。優化中西部地區和東北地區營商環境,制定差異化支持政策,搭建多層次產業轉移對接平臺,推動產業國內有序轉移。
     
      (七)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健全產業組織體系。選擇一批行業龍頭企業,優化“一企一策”服務,在競爭中發展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跨國公司。加強產品質量安全監管和質量文化建設,切實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實施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培育提升工程,著力發展一批專注細分領域、具有獨特專長的中小企業。以先進制造業集群建設為抓手,支持大中小企業以及科技、金融、人才等形成深度融通的發展關系。大力弘揚企業家精神,培育一批有國際視野的企業家。
     
      (八)健全發展先進制造業的體制機制,持續完善產業發展環境。突出制造業在國民經濟發展中的重要地位,把保持制造業增加值占GDP合理比重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一項長期戰略目標。進一步深化財稅、科技、金融、人才等領域改革,促進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與制造業協同發展,推動金融、房地產和實體經濟實現再平衡。完善高標準市場體系,加快要素配置市場化改革,強化競爭政策基礎性地位,推進產業政策向普惠化、功能性轉型,營造有利于公平競爭的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
     
      我國工業發展的偉大實踐,充分體現了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正確性,充分彰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讀史明理、讀史知責。我們要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進一步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不斷提高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牢記我國工業發展的初心和使命,傳承我國工業紅色基因,砥礪前行、奮發作為,不斷開創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發展新局面,更好支撐我國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分享:
    【關閉】 【打印】
     


    主辦單位: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阜成路甲8號   郵編:100048

    承辦單位: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新聞宣傳中心  信息報送郵箱:webmaster@sastind.gov.cn

    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   版權所有   網站標識碼:bm63000003   京ICP備11007804號京公網安備11040102100212號

    快三平台